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丽君心水论坛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管理 创智天下 创业管理-经济通中国站

时间:2017-09-16 07:48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在上市的视觉特效公司数字王国(00547)参与过无数好莱坞大制作,近年虚拟人技术成为了该公司重点发展策略,在《本杰明·巴顿奇事》、《钢铁侠3》等均大派用场。

  为将虚拟人引入亚洲,才30出头的CEO谢安想到,将华人一代传奇邓丽君以虚拟人方式重现舞台,本月更在台北举行《今日君再来:虚拟人邓丽君音乐奇幻SHOW》。

  当问到数字王国CEO谢安会给虚拟邓丽君效果多少分数时,他直言团队的和勤奋程度让他必评高分,“但拿我们的制作跟真实的邓丽君来比较的话,我觉得邓小姐是全球华人的THE ONE,这部分我仍会给很高分,但相对不算十分高分。”(受访者提供图片)

  虚拟人(Virtual Human)和虚拟实境(VR)乍听之下似有关连,只是后者明显比前者更被人们广泛讨论和应用。谢安表示,严格而言两者关系不大,VR是让用户享受一种恍如置身现场的体验。去年里约热内卢奥运首次用上VR技术转播赛事,大会的VR技术合作伙伴也是数字王国。

  而虚拟人则是将真人无法做到或无做过的事,藉电脑特效呈现于人前,在过去8年间,数字王国已在好莱坞制作中用过多次,例如《钢铁侠3》内空军一号在半空爆炸后被扯出的乘客,其实是虚拟人。2008年的《本杰明·巴顿奇事》是数字王国第一套用上虚拟人技术参与制作的电影,老年布拉德·皮特也是用虚拟人技术造出来。

  不过谢安认为,虚拟人还有其余两个重要的商业用途:在观众眼前重现已逝的人,以及保留艺人在其演艺生涯的美好时刻,有一天当他们不想或不能再演下去,仍有虚拟人继续。就好像95年逝世的邓丽君,本月将再度以虚拟人方式重现舞台。

  于1995年逝世的邓丽君,以虚拟人方式再现舞台。谢安笑言,希望能够将虚拟邓丽君带到红馆。(陈子健摄)

  作为视觉特效公司,数字王国过去的业务模式相对简单,有客户找上门就去拍。对电影制作人而言,视觉效果制作费虽然不菲,但却是减省成本的途径之一,毕竟真的炸一幢楼,跟模拟大楼被炸,后者成本一定较低而且更可行。

  成本相对低、效果好,但谢安认为现今电影业出现视觉特效泛滥的现象。他以好莱坞制作为例,有钱赚的电影,一是制作费少于2,000万美元的小品电影,一是制作费1亿美元以上的大制作,拍中档电影基本上都要亏本;过亿美元大制作特效部分动辄占整出电影大约70%至80%。在90年代,大部分电影的特效部分,只占整出电影大约10%至15%。“很多人的理论是,最经典的电影,例如是《教父》,特效都不是很多,太多的特效,把电影最真的一面都抹掉。”

  谢安这位视觉特效公司掌舵人当然不会电脑特效运用,好评如潮的《触不到的她》是他满意之作,电影里头那座城市是虚构出来,却于上海取景;《罪》的雪景也是用特效做出;《纸牌屋》第一季以作背景,实情是在拍摄的。“用特效用得好,会令电影的质感变得很漂亮。特效不止是爆炸、外星人、太空船,而是可以把一条普通的街道,变得很有韵味。特效去到一个程度,是让你完全感觉不到是特效;任何娱乐没有科技的支持,我想都会遇到很大的阻碍。”

  他认为,人们在过去50年欣赏娱乐的方式没有大变化,唯一变化是移动装置的广泛应用。直至VR技术出现,人们可以恍如置身奥运比赛场馆欣赏赛事,甚至在电影里头看电影而不用到戏院。真正广泛应用到的话,或许很多行业都会没落。“你要这样想,也有很多行业会出来,要看看你如何跟上时代。”

  对他而言,最大的挑战正是如何在维持传统业务的同时,继续有新发展。他表示,数字王国的创意总部在,制作总部则位于,两大城继续专攻最擅长的视觉特效,再将所获得的数码资源用于VR发展;不论是VR抑或是虚拟人技术,均希望帮助到原来的视觉特效发展,而非将从视觉特效赚到的钱投放到新业务。而新创意业务将是亚洲,这多少解释了为何数字王选择在上市,“美国的技术和科技都比较领先,我们可能是业内前三或前五,但总会有同行竞争。同样的实力在亚洲特别是大中华,就比较有优势。(亚洲)成本较低市场却较大,最重要是竞争者较少。”

  观众是透过2D的银幕观看电影,音乐剧和演唱会却不是,要做到虚拟人好像活生生站在观众面前,难度很高。

  2013年虚拟邓丽君现身台北小巨蛋跟周杰伦合唱《你怎么说》、《客栈》和《千里之外》,谢安认为,单是要邓周二人合唱3首歌,已经耗费公司大量资源,而做出来的效果,似乎也未够神韵。

  毕竟当时的制作团队是好莱坞电影制作班底,本身对邓丽君了解不深,只单靠翻看邓丽君生前演出片段和动态捕捉(Motion Capture)技术,将邓丽君唱歌表情、动态逐个去画出,“动作上感觉像是老外对亚洲女生的印象——都是迪士尼画花木兰那般。”

  后来改用了电脑模拟技术,“电脑让你节省出品时间,但大部分时间电脑做出来的东西都是死的,很像真但仿佛少了一点东西。就好像奥斯卡的特效永远是用电脑做出来后,制作人再花一两星期,将差一点点变得很棒,那可能是一个眼神,可能是一个笑容。”

  2015年虚拟邓丽君再度现身于她的20周年纪念演唱会,“那次的邓小姐非常优雅,是我们心目的邓丽君。”

  谢安坦言,团队有认真讨论这方面的创作,他指要将布拉德·皮特、彭于晏等型男综合成一个全新虚拟人,唱歌抑或拍电影都不难而且必然哄动。

  “但第一个问题是,他会不会取代真的演员?第二,他会不会有自己的粉丝?第三,未来是不是只要有虚拟人即可撑起整个(娱乐)行业?”他认为,长得好看的人很多,但最红、演艺事业最成功的只有数人,他们成功原因不单单因为外表,更因为他们的个性、故事、——例如怎样从逆境中成长够吸引,这些都是虚拟人偶像也必须具备的条件,也是当中最困难的部分,“(要构思)他是什么样的人、有什么样的口音和成长背景——单单说‘他是虚拟人’不会有市场。”

相关推荐